第177章 购物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177章 购物

人多力量大,在她们几个的帮助下我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问秦徐:“我想知道我开学之前要准备什么东西吗?” “当然了,晓晓姐,你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吗?”秦徐问我。 我苦笑着点头,本来我出国就是很匆忙的,到了这里之后也什么都没准备。 “你们两个是不是也什么都没准备?”秦徐问苏苏了孟子敏。 她们两个点头,秦徐拍了拍手兴奋的说:“那我们今天就一起去购物,怎么样?” 我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我因为腿不是很方便所以干脆就穿了一条长裙,这样比较方便一点。 到了市中心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自己到了拆石膏的时间,这样逛街也不会给她们几个带来什么大麻烦,要不然我拖着一条打石膏的腿实在是不太方便。 所以我们几个先去医院把石膏拆了,又给我买了一支拐杖才正式去逛街了。 看着她们三个青春洋溢的样子我不禁感慨:“年轻真美啊,和你们在一起走我都快觉得自己是你们的阿姨了。” 孟子敏拍了我一下:“才不会呢晓晓姐!你说这话还有良心吗?” 秦徐也转过头来看我:“苏苏算是大美女了,但是跟晓晓姐比起来就完全不是一种气质。” 秦徐叹了一口气:“敏敏算是可爱型的,苏苏呢,就是江南水乡的温婉娴静,所以现在最惨的就是我,我本来是成熟魅力那一挂的,但是晓晓姐你把我的路走绝了。”秦徐用半开玩笑的半认真的语气说。 何苏烟摇头:“阿徐,还是不一样的,你的成熟是御姐风,晓晓姐的成熟是温柔绵软的那种,这种气质好像只有时间才能沉淀出来。” 我赶紧打住了这个话题:“买东西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吧,我这个年龄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我问秦徐:“阿徐,那边有个画材店,我们去看看?” 没错,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同学们嘴里的购物一般说的都是买画材,比如此时的秦徐,苏苏和敏敏此时在看到画材店之后眼睛都绽放出了诡异的光芒。 然后他们几个就以我拦都拦不住的势头冲进了画材店。 进到了画材店之后,我才发现佛罗伦萨跟别的地方的不同之处。以前在学美术的时候自己也总是逛国内的画材店,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哪一家画材店能把自己开成百货商城的气势。 这家画材店大的匪夷所思,我刚进去的时候还以为这里只有一层楼是卖画材的,但是没有想到这栋楼的三层竟然都是这家画材店的。 画材店的老板年纪不小了,看起来大约有五十岁左右的样子,很是面善。 “小姐,你有什么需要吗?”老板微笑着问我,然后牵起我的手在我的手背上吻了一下,“你美丽的像是误落凡间的精灵。” 老板看了看我的拐杖,然后一脸痛心的问我:“哦,上帝都嫉妒你的美丽,才会舍得让美丽的精灵受伤。” 我一直都听说过,在意大利,从三岁到八十岁,基本是只要会说话的男人,他们说话都特别浪漫,这么说还真的不是没有道理的,来到了这里才发现,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我礼貌的笑了笑对老板说:“谢谢您的夸奖,不过需要的东西我自己看就可以了,您不用担心。” 我转身要走,老板叫住了我:“等等,我要送你一个礼物……” 我转身,老板从店外面的栅栏里摘下了一朵茉莉花插在了我的头上,然后双手合十,真诚的赞美我:“很合适,美丽的精灵就应该带花才对。” 我只好又道了一遍谢才去选购东西。 就在我在感叹这家店画材种类之多之全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画材店的老板不知道在跟谁说话:“艾萨克,今天运气真好……店里来了一位仙女……” 我苦笑了一下,老板实在是太热情了,但是我并不想徒增麻烦,所以我和正对着大师级美利蓝颜料流口水的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就上了二楼。 我找到了一个角落,发现这里是绘画书籍区,所以就索性坐在这里看书。 看着这些书,我渐渐的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真正的目的到底是干什么的了,反而沉浸在书里,选了了一大堆书才走了出来。 二楼没什么人,我在这里逛了一圈就想上三楼,我把书找了一个地方放在了一起,然后就拄着拐杖上了楼。 其实我的意大利语口语要比书面语好一点,所以我进来以后发现有一些牌子上的字我好像不认识,所以我只有看到那个区域的东西的时候才能发现这里卖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兜兜转转的,我就走进了一个挂着我看不懂牌子的屋子里面。 这间屋子的光照特别好,而且这间屋子里摆放的东西都是纸和木制的画架,应该是怕发潮才会放在阳光这么好的房间里,毕竟纸和木头还挺怕受潮的。 我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摸上了架子上的纸。 我从小就有一个坏习惯,被妈妈和各个老师不知道批评了多少遍才改掉,那就是嚼纸。 可能是身体里缺点什么才会有这个习惯,我对纸的味道几近痴迷,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长年的嚼纸让我对纸的味道和口感特别敏感。 后来就算是改掉了这个喜欢,但是对纸的嗅觉也提升了不少,基本上凭借闻,就能分辨出纸的好坏。 此刻我闻着这些让我所有的感官神经都活跃起来的纸,实在是忍不住这个已经改掉多年的的癖好了。 我拿起了外面用来给人展示的样品,然后轻轻的从中间拿出了一条传承的棉浆水彩纸,然后轻轻的放到了嘴里…… “咔嚓!” 是相机响起来的声音,我被吓了一跳,有些慌乱的转过头,接着的又是“咔嚓”一声相机响起来的声音。 对面站着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样子。他把相机从他的面前拿了下去,眼光照在他脸上,绝妙的光影效果显得他的五官一半柔和,一半深邃,像是展览馆里完美的雕像,异常的英俊。 但是我还是面色通红的说:“先生,请删掉我的照片。” 他走了过来,开了口:“小姐,很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情不自禁的拍了你的照片。但是如果删掉的话,真的很遗憾,它这么美。” 他把相机递给了我,我匆匆的扫了一眼,不得不承认他的摄影技术专业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