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是顾远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179章 是顾远

我沮丧的往前走,精神有些恍惚。http://m.zhuishubang.com/所以听到了刺耳刹车声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有辆车已经来到了我眼前。 “晓晓!” 随着的这个声音过来的是一个人影,虽然在这个当口我只是转过身瞥到了那么一眼,正是刚才救了我的那个身影。 而这个声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是顾远! 顾远朝我跑来,随着一阵天旋地转,我被顾远护在了身下。 “程晓晓!你是不是疯了,过马路的时候怎么不带脑子?”我的耳边传来呵斥的声音。 我机械的转过了头,看着顾远的脸,非常的想发笑。 他这是在干什么啊?救我吗?为什么这个一个月之前还想至我于死地的人现在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 我看不明白,想不通,只是看着顾远。 顾远把我扶了起来,没有了刚才的愤怒,转而温柔的问我:“晓晓,你有没有怎么样?” “啪!”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我用尽全身力气打了顾远一个耳光,我这辈子还没有这么用力的打过一个人。 顾远看着我,没有了之前的温柔,但是也没有再之前的愤怒,而是平静的看着我。 我哆嗦着伸出了手,指着顾远。 “滚。” 但是听到我这么说顾远并没有动,我又大声的喊了一声:“滚——” 顾远靠近我,我赶紧倒退了几步:“你不要逼我再一次的逃走,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是为什么要走吗?” “既然今天你能好心的出手救我,我相信你也不想我一辈子都在流浪,一辈子都没有家吧!” 我吼的撕心累肺,只是不想让顾远再跟我有一分一毫的关系。 顾远也能是看出了我现在的情绪有多么的崩溃,所以顾远举起了手,表情特别的绝望。 顾远还是没有动,我拿起了路边看起来比较锋利的碎石子对着自己的腿对他说:“我这条腿现在这个样子是拜你所赐,如果你真的想放过我,就不要逼我!” 顾远看到我用自己的身体威胁他,虽然不情愿,但是最后还是走了。 我看到他远走的身影,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我回到合租房的时候,看到她们几个窝在合租屋里面一起看电视。 “怎么回来这么晚?”秦徐问。 “有点事情耽误了。”我努力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看到镜子里自己现在衣衫整洁,脸上也看不出来路过的痕迹,才跟她们继续说话。 我看着孟子敏买回来的大兜小兜的画材问她:“敏敏,你怎么买……这么多?” 敏敏没有回答,秦徐帮着她说:“因为她这是在画自己未来的钱,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我不解:“未来的钱?” “没错。”敏敏说,“其实我的家境是供不起我来国外留学的,但是我成绩还不错,所以现在的一切费用都是宜画集团资助的。” “但是这个资助并不是免费的,等我毕业了以后要为他们免费提供自己作品的,合同上面写的是一年三幅,时限是十年。” “所以了,反正以后是要被压榨劳动力的,现在不花白不花。”敏敏笑了,“但是我还是会有分寸的,不该花的我是不会浪费的。其实咱们学校里面宜画集团资助的留学生还挺多的……” 正说着,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曼曼打来的电话,我起身回屋接了起来。 我兴奋的叫她:“曼曼!”在陌生的环境里呆了一天,突然接到曼曼的电话,让我感觉跟亲切。 “怎么样?国外的生活还适应吗?”曼曼的声音有点颤抖,可能是哭过。 “还不错。”我和曼曼实话实说,“在佛罗伦萨呆了一天除了艺术氛围特别浓厚之外,我只有一个感觉,意大利男人的嘴真的太甜了……” 我正兴奋的想跟曼曼分享这些事的时候曼曼突然打断了我的话,对我说:“顾远来找我了。” 我听到“顾远”这两个字就没了反应,曼曼也猜到了我会是什么表情,所以曼曼对我继续说:“他问我你去哪里了。” “然后呢?”我问曼曼。 曼曼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我:“晓晓,你告诉我,你发生车祸的原因到底是不是意外?” 我勉强的对曼曼笑:“怎么了?不是意外还能是什么?” 不知道曼曼有没有相信,她对我说:“我没有告诉顾远你到底去哪里了,但是我想跟你说,顾远的状态很不好,你会不会是误会可他什么?” 我呵斥住了曼曼:“别说了,曼曼,我不想再提他了。从我决定出国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决心和他各走各的了。无论以前怎么样,以后他有他的生活,我也有我自己的人生,我们早就结束了。” 曼曼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惋惜:“好,只要你过得开心,我都无所谓的。” 我又强颜欢笑的和曼曼聊了几句鸡毛蒜皮的琐事,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没敢告诉曼曼我已经在佛罗伦萨见到顾远了,很怕曼曼以为顾远来找我了是因为她。 我闭上眼睛,但是眼前总是浮现出顾远那天在机场叫我的声音,和刚才扑上来救我的表情。 但是想着想着,我又再一次回想起了顾远那天害死了我的孩子要置我于死地的样子。 我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不要犯傻了,做人了不能这样记吃不记打,谁能说的准顾远到底是想干什么。 更何况人家都是有了未婚妻的人了,怎么可能对我还余情未了,之前他亲口对我说的那些话,我一句都不会忘。 而且,我永远不会原谅他杀死了我的孩子。 我不强求他非得要这个孩子,我可以自己养,也可以完全不用他,只要让我生下来,我根本就不会恨他。 不爱我了不可以接受,和别人订了婚我也可以接受,就算是结婚了才告诉我,我会伤心会绝望,但是绝对不是现在的恐惧和痛恨。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无尽的黑暗里有一个人背对着我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