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和唐风最后的道别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219章 和唐风最后的道别

我面前的这个人,就算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来救我,就算我不给他一丝的希望和机会,他还是每天都在问我,要不要跟他在一起。★首发追书帮★如果说我对他之前还有什么疑惑,那我现在真的是没有任何疑虑了 就在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点头的时候,季凯木突然走了进来:“顾总,你好。” 他跟顾远打完招呼之后,就对我解释说:“对不起了,程小姐。我无意中看到唐叔叔的人把你带到这里,所以才跑过来多管闲事,说的那些不礼貌的话本是好心,所以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我赶紧摆手:“没有没有,要不是你为我争取时间,让顾远和唐风妈妈赶到,我也不会得救,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的。更何况要不是你通知顾远的话,我想我也不会……” “通知顾远?顾远不是我通知的,”季凯木解释说,“我当时第一个通知的是唐风。” 季凯木话音刚落,门口就出现了声响,我心头一阵不好的预感,抬头看去,果然是唐风站在门外。 唐风看到我的表情,自嘲一般的笑了笑:“看来我妈妈这是来过了,我来晚了没关系,你得救就好。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看着我的这个表情会是跟见鬼了一样。” 我刚想解释,但是顾远毫不留情的对唐风说:“你说的没错,我觉得对于晓晓来说,你比鬼还要可怕。至少鬼也不会给晓晓带来切实的伤害,但是你在她身上除了留下了一个伤痕之外,就是带给她的就是生命的威胁,你难道不觉得你这样比逼鬼更可怕吗?” “如果这话是晓晓说的,我就全盘接受,但是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给晓晓带来的是伤疤,你呢?你就没有带给她伤痕,没有带给她生命的威胁吗?你想想你家人做的那些好事,你觉得你又是什么好人?我跟你说,晓晓受的所有伤,确实有我一半,但是你也难逃干系!” 唐风的语气非常的愤怒,眼看着顾远的情绪马上就要转化为自责了,我赶紧制止他们两个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就不要再计较这么多,人这一辈子没有谁是不受伤的,所以不要自责。” 我对唐风说:“其实就像我说的人,这一辈子是没有不受伤的,但是就看是为谁受,如果你真心真意的爱这个人,只要伤到的不是你的心,那怎么都无所谓。但是如果你不是真心的爱一个人,对他没有足够的感情,你就会觉得你受的伤不值,你自己会委屈。” “咱们两个之间,我虽然称不上是委屈,可是大部分的原因都是我觉得我做错了,我自责,所以抵消了一部分委屈。”我趁着这个时机,把之前相对顾远和唐风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我之前和顾远在一起的时候,就算是受了伤,也会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又或者受了伤之后,顾远会不会担心,想的都是关于他的问题,并没有考虑到自己的感受是怎么样。” “但是我对你是自责的,自责的原因就是我在面对顾远的时候,并没有做到我所说的风轻云淡,我没有办法把他当做一个陌生人一样对待,尽管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这样,所以我选择和你分手,我才会自责。” “所以唐风,你应该知道我们两个是没有可能的。”我不再敢去看唐风的表情。 “我知道了,”唐风轻轻的说,“原来很多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的啊,我还以为,我努力一下,我对你好,竭尽所能的对你好,你就会喜欢上我了,但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的。” “其实我早就懂得人的感情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这个道理了,我跟你说过,要不然我也不会喜欢上你,可是我就是奢求着,就是期待一个奇迹的出现,”唐风背过身去,“晓晓,我现在知道世界上没有奇迹了,你们幸福吧。” 唐风走了出去,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可能是我还奢求着和唐风做朋友,我们无论是当朋友还是当男女朋友,都已经在一起了这么长时间,我真的舍不得这段感情突然停在了这里。 但是没有办法,如果我真的这么要求,那就对唐风太残忍了,这世界上有多少一个人喜欢你是用友谊的关系维持着的呢,就算是再舍不得。我最好也是放开唐风,放开自己。 顾远蹲了下来轻轻的帮我擦了擦眼泪:“晓晓……” 我抬起手制止了他想说的话,然后对顾远说:“找下就要麻烦你把我送回医院了,因为我的伤口可能要崩开了……” 顾远听到这话突然紧张了起来,作势就要把我抱起来,却被一直在一边的季凯木拦住了:“顾总,你真是关心则乱,你自己怎么把程小姐抱回去,那样只会加重伤势,还是叫救护车更保险。” 经过季凯木的提醒顾远开始打急救电话,季凯木对我说:“程小姐,很是抱歉一不小心就窥探到你这么多秘密,既然顾总已经叫救护车了,我就不在这里跟你们添乱了,后会有期。” 季凯木摆了摆手就走了出去,季凯木今天来救我本应该是好心,但是看着季凯木离开的背影,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突然毛骨悚然。 我摇了摇头,心里暗自奉劝自己不要太敏感多疑,胡思乱想。然后乖乖的跟着顾远回到医院去处理伤口。 顾远在听医生说我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这才彻底的放下了心。顾远替我在学校请了几天假,让我在医院好好养伤。 我在医院呆了几天后,终于因为太过无聊,而对着顾远爆发了:“我现在已经什么事都没有,你能不能让我去上学?你知不知道自己的独裁主义已经深深的影响到我的生活了?” 但是顾远根本就不把我说的话放在眼里,还一直拿我那天说的话堵我:“你不是说心里一直有我,为什么不听一下我的建议?” “我求求你了,你能不能先搞清楚风轻云淡的意义再来跟我说这句话,我说我面对你的时候并不能做到风轻云淡,意思是我不能用平常心去面对你,并不是还喜欢你,懂吗?”我对顾远说:“让我去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