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惊现季凯木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220章 惊现季凯木

顾远最后还是磨不过我,让我去了学校。★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敏敏秦徐和苏苏知道我受伤的事情看我来上学吓了一大跳:“晓晓姐,你的伤好了吗就来上学,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这几个人的反应简直和顾远的反应如出一辙,我哭笑不得的说:“本来就没有多大的伤,你们整天大惊小怪的,我怎么总感觉你们是盼我出事?” 她们几个连忙否认,表达了对我的祝福之后就各自去上各自的课了。 赛维里诺看我来上课的时候吓了一大跳,下课就把我叫了过去:“程,你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老师,您不用太担心。”看着赛维里诺的一副过度担心的表情,我真的很别扭,所以用老师这个称号来划清界限。 我们聊完这个话题之后赛维里诺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儿难以启齿的样子,他挠了挠头对我说:“程同学,我前些日子听到了一些对我们很不友好的谣言,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过你周围的人说我喜欢你的谣言?” 我没想到赛维里诺会这么坦然的跟我说这件事,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直接对他点了点头。 赛维里诺看我点头继续说:“很抱歉让你有这方面的困惑,虽然感觉跟学生说这件事很奇怪,但是为了避免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应该直截了当的把这件事跟你说清楚。” “我当时确实是赞叹过你的作品,但是我的惊艳和着迷只限于对你的才华,我对于你本人并没有什么兴趣,当然我说的是认识你之前的话,”赛维里诺坦率的说,“认识你之后我确实是很欣赏你,也对你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是再正常不过了,世界上没有什么人对不喜欢美好的事物,我当然也一样,你这么优秀的一个单身女青年,如果不是碍于我们是师生关系我可能会追求你。” “但是我觉得我在你的追求者里面可能不会有什么竞争力,我也确实配不上你,我就不去瞎掺和了,今天找你来就是为了跟你解释一下那些流言蜚语,希望你不会受到这些东西的影响。” 听到赛维里诺的自我剖白,我还真的觉得自己之前的困扰被解开了,所以跟赛维里诺道谢之后我就从他的办公室出来了。 但是最后还是被他那句“其实说要追求你的另有其人”给吓到了。 但是想到她们说赛维里诺老师正在追求我这件事情都是假的,那个应该也可能只是一个谣言,所以我没怎么当回事就直接走了。 我跑了出去,但是刚从赛维里诺走出来之后我就愣住了,因为我看到了季凯木,我真的不太明白,怎么从第一次在丹麦见到他之后就总是在一些我觉得不可能碰到他的地方碰到他。 我错愕了一小会儿之后才想通,季凯木作为一个艺术品商人,在这种世界上都名列前茅的学校呆着自然是正常的,至于他笑着跟赛维里诺打招呼,应该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但是赛维里诺老师的下一句话就打断了我脑子里的那根弦,赛维里诺老师对季凯木问好:“校长好。” 我只觉得自己现在像是被一个雷狠狠的批了一下,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季凯木是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校长?这也让人难以置信了! 所以我隔了很久才机械的转头问我面前谈话的两个人:“校……校长?” 赛维里诺赶紧起身热络的对我介绍:“这个是季凯木,咱们学校的名誉校长,我觉得你可能会认识他,因为他是碚珂集团的老总,碚珂集团在中国可能是最大的艺术品买卖中心了。” 季凯木看样子是不打算跟我装什么陌生人,直接走了过来,伸出了手对我说:“程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我只能回握住了他的手:“好久不见,我没有想到你会是我们学校的……名誉校长,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 季凯木挑了挑眉:“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必要提这件事,反正你都会看到我的。更何况这又不算什么大事,对不对?” 这倒也是,无论季凯木是顾远的合作伙伴,还是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校长,反正这都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所以我震惊了一小下之后马上就调整好心态去面对季凯木了,无非是工作是工作,学习是学习,这没有什么分不开的,所以我也不担心。 我放学以后去顾远那里把这件事和顾远说的时候,顾远的眉毛越拧越紧:“这个人对你来说太危险,你以后离他远点。” 顾远只发表了这一句话的看法,给我气的够呛:“他又不是什么阶级敌人,为什么要离远点?更何况我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他就算危险也危险不到我,倒是你,你不觉得小心点儿的应该是你吗?” “让你小心点儿不是说他会把你怎么样,我总觉得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一类人,万一他就巧了,看上你了怎么办?” 我拿出了一片面包堵住了顾远的嘴:“闭嘴吧,我怎么可能就那么万人爱,照你这么说是不是我要离世界上的所有雄性远点?因为你们都是一类人,男人。” 顾远拿出了嘴里的一大片面包,有点儿愠怒的对我说:“我说正经的,你能不能不要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我跟你说,你要是再给我找情敌我就找个绳把你栓起来,让你整天给我找操心的事。” 我用手指点了点被我婊在他墙上的我和他签订的合同:“看着没,你要是再提这些事,我就直接拍屁股走人!我可警告过你了,不要到时候我跑了你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哪出格了。”

下一篇   第221章 我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