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我的回应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221章 我的回应

顾远听到我的威胁之后闭嘴了,但是眼神中带着不甘心,我无奈的笑了笑,顾远说的没错,我确实是还喜欢他,但是我总是不想这么快就跟他在一起。免-费-首-发→【追】【书】【帮】 一方面是我没有做好准备,另一方面是我总感觉太轻易走到一起的感情太稚嫩,我和顾远已经分开过一次了,如果这次不是我百分之百的肯定,肯定我不会抛弃他,他也不会抛弃我,我是不会选择重新和他在一起的。 我现在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在我的眼里,没有经过千锤百炼的感情,我心里是完全没有底的,我不能接受没有把握的感情。所以我看着顾远,知道我这次就算喜欢他爱他也不会轻易的就答应和他在一起。 顾远闭了嘴,但是不代表他不会做一些什么别的,毕竟他不是只长了一张嘴。 看着顾远越靠越近的身体,以及马上就要搂过来的手臂,我赶紧出言提醒他:“顾总,你难道没有觉得对于普通的上下属来说,我们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吗?” “你总不会想把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发展成那种不可描述的老总和秘书的关系吧?”我挑眉,直接提醒顾远。 但是我没想到顾远竟然点了点头,我忍不住有点生气的问:“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染上包养秘书的陋习了?” “你成为秘书的那一刻。”顾远没有动地方,认真的对我说。 我只觉得他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跳都漏了一拍。我听过很多人对我说情话,但是从来没有只个人能把情话说到让我觉得他是下意识的就说出来的感觉。 可是顾远做到了,我有时候甚至会觉得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我说情话,无论是霸道的,温柔的,还是像刚才这句一样,无意识就脱口而出的。 顾远看我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对我说:“我什么行为当然都要看你了,说句实话吧,在我的生命里就是非你不可了,你要是比我大很多我就喜欢姐弟恋,你要是我的学生我是你的老师我就喜欢师生恋……” “……我现在只感谢你不是未成年小孩子,恋童癖就太罪不可恕了,晓晓,你是不是给我下毒了啊?我怎么觉得没了你我可能会死呢?”顾远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像是要把他所有的深情都牢牢的印在我的心底一样。 我实在是承受不住他灼热的眼神了,所以咳了一声把眼神别开了,我有点儿不自然的对他说:“你不用跟我说这些好听的,这些都没用,具体还要看你怎么做。” 说要这句话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听我这句话的意思还以为我是在给他机会,而且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个,最可怕的是顾远已经把具体怎么做的表现给我了,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就已经很能代表他的真心了。 我怀疑我是被顾远的眼神烧坏了脑子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正在我懊悔不已的时候,顾远对我说:“晓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我的真诚表现给你的,我知道我现在做的还远远不够,所以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 顾远说着说着摇了摇头:“人真的太矛盾了,我一边期待着能够为你做些什么,一边又期待着你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情况需要我去帮你……” 顾远表情很是懊恼,但是跟他的懊恼截然相反的是我的震惊。因为我上一秒还在想自己说的这句话是不是太过份,顾远已经为我付出的够多了,但是听他话的意思是,他觉得他自己为我付出的不够多。 不知道听谁说的,成年人的爱情都是等价交换,但为什么在顾远这里,他让我感受到了爱情的另一个定义,让我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种不求回报,一片赤诚的只想为一个人付出的感觉。 好像在顾远的面前就没有回报这两个字,他对我一直都是毫无保留的付出,我忍不住问他:“那如果你一直都对我这么好,你觉得你自己对我好的已经达到了上限,但是我还是没有回应你,你怎么办?” “这种东西是没有上限的,如果你没有回应我,只能说明我对你不够好,我就会继续努力,继续对你好,直到你回应我的那一天。”顾远的语气说不上是轻松,但是也不让人紧张。 我一向特别怕的就是别人对我好,我总感觉自己回报不了这份恩情,但是面对顾远的时候,他对我好,我不觉得是负担,也不觉得是压力,只觉得原来我还是可以被别人爱的,也还是可以接受别人的爱的。 他的爱不能给我带来负担,我觉得这也是我爱他的另一种表现,因为我不会觉得我还不起他这份感情,简单的来说,我和顾远现在的状态就是他爱我,我也爱他。 这个时候的我好像完全忘记了我刚才对顾远说了什么要求他保持距离的话,我忍不住双手捧着他的脸:“你不用对我再好了。” “为什么?”顾远的表情就像他不能理解我说的话一样。 “因为我要回应你了。” 我说完就照着他的嘴唇亲了下去,顾远疯狂的回应我,就像是我从来都没有亲过他一样。 但是顾远没有回应多长时间,突然停下来,他制止住了我的动作,问我:“晓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要跟你在一起啊,顾远怎么连这句话都听不懂?我有点莫名其妙地对他说:“意思就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吧。” 顾远听到我说的这句话之后,眼睛突然红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又问了我一遍:“你再说一遍,什么意思?” 我知道顾远现在是在干什么了,他是不敢相信我答应和他在一起了。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顾远这个样子,我从认识他的那一天起,对他的印象就是自大,狂妄,偏执,他这么不自信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不免得有些心疼的,又对他认认真真的说了一遍:“我也爱你,我们在一起吧。” 顾远的声音颤抖得更加厉害,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了下来:“再说一遍……” “我爱你!”我的声音不能更笃定了:“我爱你,顾远我爱你,我要跟你在一起,你到底愿不愿意?” “以前是你追我,这次换我来追你!” 顾远经过了再三的确定,终于知道我没有在开玩笑,他一下子抱住我:“我答应你,我们在一起。” 我把顾远推开,然后解开他的衣领,只是他锁骨上的牙印对他说:“你看着还是我标记的记号呢。说好了你是我的,我就不能这么轻易不要你。” “顾远啊,其实你特别了解我,你当时喜欢我的一个词我永远都忘不了,你说我懦弱,没错,我就是懦弱,我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懦弱的人。” “很多时候我都不敢爱,也不会去恨,只是选择逃离,这不是懦弱是什么?爱情这个东西具体来说是什么呢,谁也不知道,但是对我来说就是会让我忘记恐惧的人。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我不再懦弱,我应该勇敢的人。” 我摸着顾远的眉毛对他说:“不仅仅是你非我不可,我也非你不可。”

下一篇   第222章 同意同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