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与季凯木的谈话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225章 与季凯木的谈话

放学的时候季凯木对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我有点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于是在同学们虎视眈眈的眼神中向季凯木走了过去。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怎么了?季……不对,校长。”我自觉在这个时刻不应该称呼季凯木为季总,而是校长,所以硬生生的改了口。 “怎么叫没关系,”季凯木说,“其实这里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表扬一下你的勇敢。其实我在佛美教过很多年的学,从头到尾我的教学方法都是一样的,也有很多人说今天课上同学说的话,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你一样站出来指责他们。” “所以我才说你是勇敢的,你还真的颠覆了我之前对你的看法,”季凯木笑了,“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心思比较细腻,思维比较敏感的小女生,原来你这么善于给人带来……惊讶。” 我听着季凯木的夸赞,不知不觉间就害羞了:“季老师,其实跟你说的不一样,我这种行为看起来好像很有勇气,但是做完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这可能给你带来了很多的负担,毕竟我们可能赢的几率不大,到时候岂不是会让人家看笑话。” 我叫季凯木“老师”是发自内心的,因为他不可能不知道我说的这些情况,但是还是提出了这样的提议,从另一方面也能看出来他的勇气和决心。 “没事的,后面的事情交给我,你们只负责好好完成这次作业,然后把面子赚回来就可以了。”季凯木说,“也没有什么别的要说了,你先回去吧。” 我跟季凯木道别之后就回了家,用尽自己所有心血的努力的构思这次的主题作业。 自从季凯木和我们有了这个赌约之后我发现大家明显的勤奋起来,对于这个现象季凯木当然是欣慰的。 季凯木总是会在上课的时候特别提点我们这四十个人,比如总是提问我们其中的人,或者是监督着我们这些人不能偷懒,要么就是会在课后单独的指导课业某些薄弱的方面。 久而久之,那一百六十个个人当中的某些人就开始羡慕我们了,终于有一天,一位勇士提出了自己的异议:“校长,我觉得你这样做太不公平了。” 季凯木放下了课本,有礼貌的问他:“怎么了吗?为什么这么说?” 男生虽然有点儿心虚,但是还是说:“凭什么能受到你的特殊关照?相比之下我们是不是太亏了?” 周围的人听到了他这话纷纷点头附和,季凯木笑了:“你们不觉得你现在说这句话才是真的不公平吗?是你们自己要求我不要用对待他们的方式对待你们的,你说我偏心说我特殊关照他们我不反驳,虽然你们本来都能被这样对待。” “但是你说你们亏了就太没道理了,因为我给你的讲课和给他们讲课讲的内容是一样的,你们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我觉得我并没有少给你们讲什么,你们真的觉得我比你们赛维里诺老师讲的少很多吗?” 季凯木的脸上渐渐失去了笑意:“只不过给了你们一个相对自由宽松的环境,当然这种环境也是你们所希望的,不要因为有对比的存在就心生不平衡,你们大部分已经是成年人了,希望你们能为自己的决定而负责。” 季凯木说了以后他们也不能再反驳出来什么了,所以季凯木说了一声“下课”就有人了。 我回去帮顾远整理完了资料之后,就自己坐在房间里考虑这幅画到底应该怎么画。 虽然主题还是上次的光,但是这次同学们一定不会再用之前用过的那些想法了。更何况我们那次做业之后,赛维里诺已经对上次作业的主题有了一个讲解,基本上大部分人都知道应该怎么画了,如果不是有什么特别出色的灵感是不会在这次作业中拔得头筹的。 而且我上次作业之所以画成那个样子,还是因为噩梦带给我的灵感,这种东西往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样的感觉了,再加上上次作业,我还是第一名的成绩,所以现在压力非常大。 就在我在房间里自己抓耳挠腮,捶胸顿足的时候,顾远踢开房门就走了进来,他一下子把我我扛在了肩上,对我说:“就算是交作业再着急,你也不能整天闷在屋子里,再继续这样憋下去,应该憋坏了。所以今天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放一放,我们出去走一走。” 我发现顾远最近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基本上他的魔爪已经伸向了我生活的每一个领域,比如我就连在房间里坐的时间太长了,他都要管一管。 但是没有办法,谁叫他说的是对的呢?我在在房间里继续这样憋下去,我感觉自己都快发霉长毛了,所以对于顾远的介入我不仅没有反感反而显得非常的高兴。 我在他身后叹了一口气,真是那他没有办法:“我听你的还不行吗?你先把我放下来,咱们两个总不能这样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人贩子呢。” 顾远闻言放下了我,有点心疼的对我说:“说句实话,我以前一直以为艺术生是一个非常休闲的学生种类,现在看到你这个样子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艺术家都是秃头了。” 顾远这是在讽刺我的头发快被自己抓秃了吗?我刚想抬起手打他的时候,他继续说:“要不是你喜欢这个东西,我早就把你带回国去了。” 我瞪他:“你敢?” 傍晚夕阳的余晖洒在顾远的身上,他笑着走了过来,拿下了我指着他的食指,对我妥协的笑:“怎么就是不敢,所以才什么都没做吗?我能拿你怎么办呢?充其量也就是拉你出来散散步……” “别动!”我突然队顾远大喊。 顾远被吓了一大跳,疑惑的看着我,但是我根本就没有搭理他,直接跑回了屋子,拿出了画板和画凳坐了下来,我认真的跟他说:“我需要描一个轮廓铺点色块就好了,不用太长时间,你就维持这个动作一动不动就可以了。”

上一篇   第224章 代课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