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阴谋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235章 阴谋

我看着唐风的双眼对他继续说:“唐风,Alex是多么好的一个人你应该知道,我不希望他只能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之中,如果你真的爱他,就请把他的善良和美好传承下来。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起身对唐风说:“除此之外,你爱的人不只有我,还有你的妈妈,还有Alex,请你在做选择的时候考虑考虑他们,你不是单独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就算是你爸爸,他在面对你妈妈的时候也收起了枪。所以希望你想一想到底谁对你是最重要的。” 我说完话就转身,拉着在一旁看好戏的曼曼走了出去,但是我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顾远的母亲。我被她吓了一大跳,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按理说她应该在和顾远谈话才对啊。 “您怎么在这里?”我摆出了防备的态度问她。 “怎么,这个地方是你家的?你来我就不能来?”顾远的妈妈白了我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觉得自从我回国之后见到的顾远妈妈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幼稚,无论是语言还是表情,我都觉得她幼稚了不知道多少个阶层。 “您当然能来,您在这里呆着,我走了。”我说完就拉着曼曼赶紧往出走。 曼曼用嘴硬问我:“这是谁啊?” “顾远他妈。”同样的,我用嘴型回答。 曼曼一听这话由我牵着她瞬间变成了她牵着我,有的飞快,但是正当我们两个全速前进的时候,顾远的妈妈在我们的身后叫我们:“等等。” 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停下了脚步,顾远母亲款款的走了过来,整个人变得温柔而得体,对我和曼曼说:“既然我们都在这里相遇了。不如直接上楼去咖啡厅聊天天。” 最后她还得体的问了一句:“可以吗?” 顾远母亲刚才的幼稚神态荡然无存,又恢复成了我之前熟悉的高雅贵妇,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他妈妈多半是要放大招了。我今天也真是倒霉,怎么总跟不想碰到的人碰面。 曼曼干咳了一声:“那个,阿姨您好,晓晓确实没有什么事,你们两个去吧,我就不跟你们掺和了,你们好好聊。” 曼曼这个叛徒,在关键的时刻想要自己跑路,我一下子用力的挽住了她的手臂对顾远妈妈说:“我朋友是怕您有什么话只能对我说,但是我想您应该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吧?所以我们一起好吗?” 顾远母亲挑了挑眉:“当然可以。” 然后我们几个就一起走上了楼坐了下来,我的功力还是没有顾远妈妈的深厚,我最先忍不住了开口问:“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其实我真正想问的是你到底要搞什么幺蛾子,为什么你明明已经和顾远分开了,但是我还是联系不上顾远。再加上顾远妈妈突然变得从容而优雅的表情,我就知道她一定是有了什么阴谋。 顾远母亲高深莫测的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顾远昨天彻底的和远临集团脱离关系了你应该还不知道吧?” 我确实不知道,但是我已经猜到了顾远会这么做了,我对她点头:“那又怎么了?” 顾远母亲刻薄的笑了起来:“那又怎么了?说的这么轻松,但是其实你的心里已经在滴血了吧,顾远不要远临集团净身出户,这里代表着你不可能的顾远的一分钱了。” 我还没等说话,刚才在顾远母亲面前一直表现的畏畏缩缩的曼曼忍不住了:“大婶,难道你以为我们晓晓跟你们家顾远在一起是因为钱吗?我还以为你打扮的这么体面,行为举止这么优雅是发自内心的,原来你都是装出来的啊。眼光狭窄到这种程度,还好意思自称顾家太太?” 曼曼这一通话给顾远妈妈气的呼吸不畅了,但是曼曼继续说:“您这话听起来真的没有水平,说实话,我妈一个农村妇女都知道感情比钱重要,你这个富家太太不知道?你上的是学校,不会是教育怎么斗婆婆制小三儿的学校吧?” 曼曼的嘴真的是太毒了,我赶紧打住了她,然后对顾远母亲说:“我朋友话糙理不糙,她说这没有错,我和顾远在一起并不是为了他的钱,就算他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养他也未尝不可。” “更何况,我相信顾远并不是一个只能靠着老本儿才能干出一番事业的人,以他的能力在哪里都能闯出一片天。”我信心满满的对顾远母亲说。 顾远母亲笑了:“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你知道吗?就是当时没有亲眼看到你魂归西天,要不然删了你这么一个害人精,顾远怎么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远临集团又怎么可能走到这一步!” 顾远的母亲有些声嘶力竭,我不太懂她到底在说什么:“你什么意思?顾远不就是和远临集团脱离关系了吗?你不知道顾远还有……” 我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难道顾远母亲不知道顾远实际上还有宜画集团吗?我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顾远母亲突然收起了刚才声嘶力竭的表情,就像是换脸一样突然变了脸。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然后对我说:“跟我斗你还是太嫩了,今天我就送你一个礼物让你知道这件事,你现在去顾远那里应该能看到一场大戏,到时候可别哭出声哦。” 原来她找我喝茶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她到底要干什么?我抓着包就飞奔了出去,曼曼一路开车,我们两个飞速的到了顾远家楼下。 我上课楼以后用力的敲了敲顾远的门,过了很久之后门开了,我一下子就走了进去,然后看到顾远此时下身围着一块浴巾,赤裸着上身现在我的门前,就对门外的曼曼说:“曼曼,我们两个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你先回去吧,” 我说早就把门摔上了,顾远的表情马上就变了,他对我说:“晓晓,你听我解释,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今天要早上一醒过来就在家,唐丽……” 顾远没说完话,我就看到唐丽娜穿着我曾经穿过的的浴衣走了出来,然后看到我之后还装作被吓到的样子对我说:“晓晓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其实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问问顾家的孩子到底该怎么办?” 唐丽娜虽然穿着浴衣,但是我已经能看出她的小腹确实是微微突起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