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原来都是误会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253章 原来都是误会

我看到屏幕上的这个名字走神走了半天,顾远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和唐丽娜你侬我侬的温存吗?怎么会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接起了电话,我没有说话,是顾远先开的口,声音听上去有些急切:“晓晓,你去哪里了?我不放心你自己来找律师。「^追^书^帮^首~发」所以打算和你一起跟律师谈谈这件事情,但是前台说你根本就没有去过。” 听到顾远这么说我彻底愣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疑惑的说:“你现在在律师事务所?” 顾远给了我一个肯定的回答:“对啊,怎么了?何律师现在正好有时间了,你过来吧。” 顾远嘱咐了我一句“路上小心安全”就挂了电话,我赶紧往律师事务所赶过去,不是为了别的我只是想看一看顾远到底在哪里。 很快我就到了律师事务所,我看着律师事务所的门,却突然不敢走进去了,我刚才一路上想象的都是刚才我在会所看到了那一幕都是唐丽娜和唐立新两个人自编自导想到让我误会顾远,所以才演的一出戏。 我现在不敢进去的原因就是这个,我不确定我进去之后会看到什么,万一顾远根本没有在这里,是不是说明我刚才想的那些都是自欺欺人的行为,我就是个纯粹的傻子。 正在我犹豫着,踌躇着的时候,我听到了顾远的声音,他斜倚在门上,对我笑了笑然后说:“进来啊,这是怎么了?突然欣赏建筑之美?” 我猛然的抬起头,看到顾远就站在我的面前,笑的灿烂,也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了,我的眼眶开始发酸,然后努力了半天才颤抖着说出了几个字:“顾……远?” 顾远看到我的样子,面露担忧的走了过来:“我在这里,晓晓,你这是怎么了?” 顾远走了过来抱住了我,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拥抱方式…… 我闭上了眼睛,眼泪就这么滚落了下来,我用手紧紧的抓着顾远的衣服,直至它变皱也没有松手,我贪婪的享受着这个真正属于我的怀抱。 顾远感觉到了我的眼泪,也感受到了我的伤心,所以用下巴轻轻摩挲着我的头顶安慰我,这个安慰方式也是那么的熟悉,这让我的眼泪流的更加的汹涌。 顾远问我:“晓晓,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你放心,你父亲的事情我会跟你一起解决的,不会让你一个人辛苦的孤军奋斗,我是你的男朋我,就算有困难,我也不会不帮你的,要不然还算得上什么能让您依靠的人。” 我听到顾远的这番话,抽噎着问顾,:“顾远,我可以……相信你吗?” 我可以相信你吗?可以依靠你吗?可以全心全意的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爱你吗?可以和你一起走到天长地久吗? 这些问题我有太多,我已经做好了随时随地都可以爱顾远依赖顾远得准备,但是这些问题的答案不是我说的算的,我不是出题人,我只是按照顾远的想法和行为去行动的人。 这些答案我不能给我自己,只有顾远能,我能不能就这么,一不小心就和他天荒地老? 顾远双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稍稍用力就分开了我们的身体,顾远只是着我的双眼,然后对我说:“晓晓,你可以相信我,永远的相信我。” 然后顾远担忧的问我:“晓晓,你实话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会哭成这个样子?是你爸爸怎么了吗?” 我摇摇头,不是说我爸爸没怎么,只是不想让顾远继续问下去了,但是顾远根本没有放弃的想法,他一直追问我:“晓晓,你这样是想急死我吗?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跟我说的呢?” 在顾远连续不断的追问之下我突然笑出了声,顾远看到我笑了之后长舒了一口气:“你吓死我算了,一会哭一会笑,你到底怎么了?” 我抓着顾远的西装外套,直接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了,让他从他的怀里站了出来,我对他说:“顾远。” “嗯?” “我爱你,顾远,我爱你!”从未如此坦诚。 顾远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脸:“又犯傻了,我也爱你,”然后顾远牵起我的手往前走,“只不过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表白,而是帮父亲的事情解决了。” 说完,顾远就令我走进了律师事务所。里面坐着一个看起来有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他看到顾远令我走了进来,问顾远:“这就是委托人?” 我坐了下来,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向他伸出了手:“何律师你好,我是程晓晓,请多多关照。” 律师和我握了握手然后开玩笑的说:“哭成这个样子跑过来委托律师的人你还是我见过的头一个。”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何律师稍微说了几句之后就拿出了一个手表,放在桌子上,然后问我:“说说你父亲的案子吧。” 我知道何律师这是正式开始了,所以没有任何懈怠,把关于我父亲还有这个案子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告诉了何律师。 过了很长时间,何律师对我说:“这个案子因为是陈年旧案,无论是审查还是辩护起来都是很难的,胜诉的概率其实不超过百分之四十,我估计这个数字放在别人那里应该还会减少很多。” “其实我不是很想接这个案子,但是看在你身后那个人的份上,这案子我是接定了,至于检方到底提供了什么证据,只有我成为辩护律师之后他们才能出示,到时候我们再说。” “你现在太担心也不会改变什么,还是回家乖乖的等我的结果吧,我会尽快联系检方和你父亲的,你不用太过担心。” 何律师说完话之后就收起了手表,算好了时间和价格之后我和顾远就走了出去。 出门之后我问顾远:“何律师看起来很有资历,你到底是怎么让何律师屈于你的淫威才接受我父亲的委托的?” 顾远苦笑了一下:“因为他当年帮我姐姐打官司的时候输了,本来他说的是百分之百胜率的,但是最后还是输了……他可能是对我抱有一点愧疚,所以才这样的……”

下一篇   第254章 紧急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