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见到季凯木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257章 见到季凯木

顾远笑了:“你不觉得季这个姓氏很熟悉吗?” 我怔了一下,我所有认识的人里面,认识姓季的只有季凯木一个。http://m.zhuishubang.com/ “好久不见。”我刚想完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我赶紧回身去看,果然看到了一身正装的季凯木,我惊喜的叫出了声:“老师!” 季凯木对我点了点头,抬了抬手,但是最后还是放了下来,可能是因为顾远在我身边,所以季凯木显得没有那么的热络。 但是我还是很开心,因为当时离开佛美实在是迫不得已,自从回来了以后我一直都很想念同学和老师们,在学校时候的时候实在是太充实了,虽然我临走之前季凯木对我说了很多重话,但是远在中国见到了想念已久的老师,心情实在是激动。 我对顾远说:“你们的工作日后再谈吧,我现在要跟我的老师叙旧,可不可以?” 顾远应该能够理解我的心情,他一直都知道我对绘画有多么的喜爱,所以顾远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但是顾远拍了拍季凯木的肩膀:“季总,劳烦您照顾好我的女朋友了。” 顾远把“女朋友”这三个字咬的特别重,我害羞的瞪了他一眼,这个人的占有欲实在是太强了,连我和我的老师说话都要警告人家一下。 我转过身和季凯木走了,表面上羞愤但是内心还是有点窃喜的。 季凯木说:“这么开心的?” 我吓了一跳,他怎么会知道我到底在想什么,所以我装作淡定的样子对他说:“没有啊。” 季凯木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领我走了出去,然后打开了车门,对我说:“想叙旧的话我们最好还是找一个有情调一点的地方,这里只适合用来工作。” 既然季凯木都已经这么说了我自然不能拒绝,而且他说的确实是对的,这里除了休息室能让人呆着之外就全是会议室和演讲厅了,坐在休息室里面谈话的感觉确实是怪怪的。 所以季凯木领着我来到了一间西餐厅:“正好到吃饭时间了,我们正好吃个饭。” 我自然没有异议:“这家牛排还挺好吃的,季老师你可以啊,竟然这么会挑地方?” 季凯木得意的挑了挑眉,率先走了进去,我们落座之后,季凯木问我:“是不是这间西餐厅的价格也很……贵?” 我点头:“确实不便宜,怎么了?” 我不知道季凯木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季凯木若无其事的对我说:“那就你请吧。” 我愣了,并不是因为谁请客的问题,而是季凯木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我木木的应了一声:“哦。” 季凯木看到我发愣的样子笑开了:“我是你的老师,怎么,请我吃一顿高级的大餐就这么舍不得?” 我赶紧解释:“那倒不是,我请您吃饭在正常不过了,只不过我没想到这个要求是您亲自提出来的。我以为你……会很不在意钱的问题。” “我在中国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知道中国都讲究尊师重道,所以给你一个展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机会,”季凯木顿了顿,“更况且,你没有听说过,越有钱的人就越吝啬这句话吗?” “我的生意都是给我的家族做的,属于我自己的身份只不过是这个穷教书匠加一个穷画家,钱都是给别人赚得,我自己的话,还是要省吃俭用才能维持的生活。” 季凯木优雅的围上了餐巾,然后对我说:“知道你的老师活的有多么辛苦了吗?” 我看着季凯木高雅娴熟的动作,一边在心里想着“真的看不出来!”一边对他勉强的点了点头。 季凯木看到我的表情笑的更欢了:“看到你在台上铿将有力的演讲,谁也不会相信你私下里就是个简单又好骗的人吧?” 我给人的感觉真的是好骗吗?我用自己委婉的方式对季凯木说:“我觉得我没有你说的那个样子吧?” 季凯木的样子却好像不想再讨论这个事情,所以他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对我说:“我们谈论点别的东西吧。” 我不知道季凯木想说什么,就听到季凯木问我:“顾远对你怎么样。” “挺好的,怎么了?”我不明白季凯木的话题跳跃度怎么这么大,但是还是回答他了。 季凯木听到我的回答之后正了正颜色:“我只是在想当初放你回国到底是不是正确的,虽然我一直都觉得你用你自己的未来去换……不对,与其说是换倒不如说是你在赌。” “你用自己的未来赌你和顾远未来的幸福,在我看来是不对的,你真的觉得值得吗?”季凯木说着说着眉头就越皱越紧。 我也放下了餐具,然后对季凯木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这么做到底是对不对,值不值,而且现在我的生活中充满着一大团一大团的谜团,要不是你的出现,可能我的情绪会一直都很低落……” “我回国之后确实有太多的烦心事,但是,人生那么长,不是用对或错,值得或者不值得来衡量的。我一直都知道我的种种行为是冒险,但是人生不就是一场冒险吗?” “如果你一出生,就知道自己读哪个幼儿园,小学能考多少名,大学去哪里,工作做什么,多少岁遇到一个人,然后多少岁结婚,多大有你自己的孩子,或者有几个孩子……如果这些人生充满未知数的都被提前预知了,我觉得可能这样,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憧憬和好奇应该会少很多吧。” “人在世界上活一遭,如果真的这样就没意思了,反而是那些让你自己去问你值不值得,对不对的东西,才是我们生命中最值得期待的事情。” “而且,我觉得,如果我们老了的那一天,我们回头去看我们曾经做过的这些选择,有对的有错的,但是那确确实实都是我们的人生。如果生命中只有晴天也挺可怕的,不是吗?” 季凯木听我说完了这些话,久久没有动静,我有点担心,刚想出声叫他,他突然就回过神来,我还是忍不住问他:“老师,你有没有怎么样?” 季凯木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在感慨你真的是比我活的明白多了,我,”季凯木指了指自己然后凄惨的笑了,“就是你说的那种,一出生就什么都被规划好的那种人。”

上一篇   第256章 顺利中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