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谜团重重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310章 谜团重重

顾远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种嘈杂的环境里,我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的声音。★首★发★追★书★帮★我被吓的一下子就醒酒了,坐在我旁边的曼曼也是一样。 “你就怎么样?怎么不说了?” 顾远问这句话的重点并不在于我会把他怎么样,而是如果他想把程不知抢回去了,我会怎么样。他的意思是,他已经知道程不知就是他的孩子了。 顾远拿出了一张纸,把那张纸放在我面前,我看到了上面的四个大字:亲子鉴定。 顾远指了指上面的99.9%对我说:“这是用那天沾了不知血的玻璃碎片做的,你不用担心我私下和不知有什么接触。而且刚刚还听到了你亲口承认了我和不知的血缘关系,所以我没什么疑问了。” 我看着顾远,冷笑出声:“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说实话,我并不害怕你知道,因为你根本就不可能让我和不知分开!” 顾远把自己酒杯里的酒喝干净之后,手臂从我的身边穿了过去,把酒杯放在我们的吧台上。 然后顺势在我耳边对我说:“如果我采取行动了,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们母子分开的。” 我气的发抖,想也没想就把手掌抽向了他的脸,但是顾远只是简单的抬手就抓住了我的手。 “我们不是什么仇人,为什么非要这么剑拔弩张呢?而且我们不仅是仇人,甚至还是一个孩子的爸爸妈妈,和平相处好吗?” 我用力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我想请你正视一下现实,你真的觉得自己是不知的爸爸吗?你曾经对他妈妈做过什么事还需要我再提醒你吗?而且,我想纠正你一下,我孩子的父亲是季凯木,并不是你。” 我用手指狠狠的戳了戳他的胸口:“至于你,跟我和不知,是没有一分钱关系的,你那个妻子每天都以泪洗面的在家等着你呢,如果你真的有时间,还是抽出时间去教育教育自己的女儿,然后安抚安抚她空虚的妈妈吧。” 顾远听我说了这些话之后,不知道是压根就没有生气,还是被气笑了。 “程晓晓,不对,我现在应该叫你murphy了,你觉得你现在的行为是能让我远离你还是对你更感兴趣。”顾远后退了几步,认认真真的观察了我一阵:“我才发现,我好像并不了解你。” “不过没有关系,以后我们会慢慢了解的。”顾远说完了这番话直接就背过身,对我摆了摆手才走了出去。 我的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顾远的出现让我瞬间就没有在这里继续待下去的想法了,所以我对曼曼说:“我们走吧。” 曼曼却迟迟没有回过神来:“晓晓,顾远的意思是不是他要重新追求你?” “不是追求,是囚禁,”我无奈的对曼曼说,“其实他根本就不喜欢我,你有没有注意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猎物?我对于他的意义,可能只是重新激发了他捕猎的欲望。” “可是,对于男人来说,爱情的本质不就是狩猎一样吗?这是男性存在于基因里的本能。” 我摇了摇头:“可是我是女人,并不是猎物,所以我的基因里并没有存在因为他有狩猎本能就会有被猎捕的本能。” 我以为曼曼还要继续跟我争论,但是曼曼却突然不出声了,我停下来,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 曼曼想了半天对我说:“晓晓,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没有跟你说。” 曼曼的表情有些难以启齿,我隐隐的觉得这可能是什么我不知道的大事。 “晓晓,你应该已经知道远临集团倒闭的事情了吧?” 我点了点头:“确实知道了,而且还是你不久之前告诉我的。” “远临集团倒闭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听刘然说,顾远当时好像是故意这么做的。” “故意这么做?”我惊呼出声,“不是,曼曼,你觉得对于顾远这种唯利是图的人来说,他会舍弃那么大的利益吗?为的是什么?这根本就说不通。” 曼曼老老实实的听我说完,可能是想安抚我的情绪,但是曼曼听我说完之后却摇了摇头:“我觉得可能是你对顾远有些误会。” “当时唐氏集团和远临集团的战争真的是激烈到我这种在这方面一窍不通的白痴都能感觉出来不安心,可是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中,顾远还是带着远临集团稳稳的站住了脚跟,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你仔细想想,远临集团明明都已经百毒不侵了,又怎么会在相安无事的日子里突然倒闭?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是有很多讲究的。” 曼曼看着我:“晓晓,我记得当时你悄无声息的就出国了,没有原因也没有告知任何人,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曼曼,其实我不是不想和你说,只不过我有点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件事情解释起来实在是太复杂了。”我对曼曼说,“我只能告诉你,顾远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记得你说的唐立新杀害了顾远的姐姐吗?” “无论是唐氏集团的倒闭,还是我不声不响的出国,甚至连我和顾远之前的感情,太多太多的事情,都是顾远的报复。”每次提到这件事,我都会忍不住的开始发抖。 “唐氏集团的下场就是顾远报复的结果,而我,只不过是这个计划里面小小的一环,所以你才能看到我活的好好的,而不是和他姐姐有了同样的下场。” 曼曼不解:“为什么会这么说,顾远姐姐的死和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爸爸当年经手了他姐姐的案子,这其中太复杂了,我也不多说了,就因为我是我爸爸的女儿,所以我才会牵连到这件事情之中。” 曼曼摇了摇头:“不对,不是这样的。” “你知道唐立新有个妹妹吧?喜欢顾远的那个,你有他的消息吗?” 我点头:“前两天还见到了,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教育不好孩子的顾远妻子。” 曼曼惊讶了一下,但是可能因为我们讨论的话题本身就足够惊悚,所以她也没做过多的反应:“这就是了,你说他想让涉及到这件事情的人全都有跟他姐姐一样的下场。 你认为的是你走了,所以你避开了这种命运,但是唐丽娜呢?她可一直都没走,她为什么还活的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