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被老师找谈话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314章 被老师找谈话

“你说什么?”我非常的震惊。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说她叫陈欣然,不叫顾欣然,”程不知挠了挠自己的头,“可能是跟我一样吧,都是随妈妈的姓,比如我叫程不知而不叫季不知,应该是这样的吧?” 我对着程不知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不知不知道陈欣然妈妈叫什么,但是我知道,就算她的孩子是随妈妈的姓也应该姓唐,而不是陈。 所以原因就只有一个,因为那个孩子不是顾远的,而是陈书远的,否则的话他们的孩子根本就不可能姓陈。 但是,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陈书远的,那么为什么要管顾远叫爸爸呢?也就是说,为什么唐丽娜会和顾远结婚?我离开的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丽娜的哥哥和家族企业明明就是顾远搞垮的,为什么唐丽娜还是心甘情愿的嫁进了顾家?难道他们相处的会很和谐吗? 不对,唐丽娜是嫁进了顾家,因为顾远母亲是亲自去接她女儿的,这就代表顾远母亲是承认了唐丽娜儿媳妇的身份。可是顾远母亲刚刚又跟我说顾远已经和顾家断绝关系了。 这样就太奇怪了,一方面顾远跟顾家断绝了关系,一方面又是顾家的儿媳妇的丈夫,怎么想怎么都不对。如果孩子是陈书远的,那么陈书远去了哪里,为什么顾远会成为孩子的爸爸。 这些事情想起来简直就神经痛,我不打算再继续这么想下去了,要不然的话我应该会疯的。我早就跟他们顾家,顾远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怎么能因为突然出现的这些人而自己乱了自己的阵脚。 我现在最应该担心的不是他们,而是程不知。我最后问了程不知一句:“不知,你真的确定你要在这个学校呆下去吗?你诚实的告诉妈妈,到底有没有人欺负你?” 程不知坚定的对我点了点头:“妈妈,我确定。你不用担心,我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欺负,如果我真的不舒服的话我是不会硬要在那里上学的,你忙心吧。” 听程不知这么说我这才没有什么特别的大的顾虑了,既然程不知执意要和陈欣然在一个学校上学,他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我不应该插手。程不知如果真的有事一定会跟我说的,他现在这样,可能真的是有自己的想法吧。 “睡觉!”不再想这些有的没的,我搂着程不知就钻进了被子里。 第二天一早我起了个大早帮程不知做早餐,程不知醒了之后很是好奇的对我说:“妈妈,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 我把饭从厨房端到了餐桌上:“因为我要给你做饭啊,你不吃饭怎么去上学?” 程不知竟然用欣慰中夹杂着赞许的眼光看着我,然后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妈妈,你果然成熟了。” 程不知把我弄的哭笑不得,这都哪跟哪,他这个小不点竟然跟我这么说话,我敲了他的额头一下:“吃饭吧,就是你小大人是不是?” 程不知乖乖坐下来吃饭,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放下碗筷认真的问程不知:“不知,妈妈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你作业写完了吗?” “作业?”程不知有点茫然,然后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说作业啊,我写完了。” “你写完了?我怎么没看到你写作业?你是什么时候写完的?”因为程不知在意大利上学的时候他们都是没有作业的,回国之后就算他念的是幼儿园,或多或少他们应该都会有点作业,这毕竟是国内教育的习俗。我怕程不知不习惯作业的问题,所以这才问了一下。 程不知露出了一个以前我经常能在顾远的坚强看到的冷笑:“那么简单的作业,几分钟就能写完,我在学校就写完了。” 我伸出胳膊捏住了程不知的脸,把他脸上的笑揉的变了型:“不许这么笑!” 我是真的怕程不知越来越像顾远,现在他连一个简简单单的笑容都能无师自通,以后还说不准什么样呢,我一定要从小事做起,从娃娃抓起,这样才能把顾远的影子在程不知的身上彻底的抹杀。 程不知收起了笑容,吃完饭之后就乖乖的跟我上学去了。 我本来想送程不知到了学校之后就走了,但是我突然被老师叫住了:“请问您是不知的家长吗?” 我点了点头:“没错,我是不知的妈妈,老师有什么事吗?” 年轻的幼儿园老师对我礼貌的笑了笑,伸出了自己的手:“我是程不知的班主任,刘丽云,你叫我刘老师就好。是这样的,我有些关于程不知小同学的话想对您说,您可不可以去我的办公室等我一下。” “好的,刘老师。” 我和刘老师握了握手就走到了刘老师的办公室,说实话心里还有点忐忑,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当家长,对于被老师找谈话还是很紧张的。 程不知昨天可是第一次第一天上课,他不会这么快就给我惹事了吧,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未来的日子简直就是不敢相信了。 我心情沉重的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推开门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就抬头看了看办公室的门牌。 没有错啊,但是为什么坐在里面的会是顾远?他是怎么横空出现的?我这是见鬼了还是踩狗屎了,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在我心中云海翻涌的时候,顾远先说话了:“我们还真是有缘,但是就算再震惊,也不至于不敢进来吧。” 我没有理顾远,扭过头看了一眼正在和别的家长说话的老师,看来一时半会儿刘老师应该都来不了,所以我只能任命的走了进去。 但是我虽然坐下来了,我却没有看顾远一眼,我努力的把他当成空气,从旁边拿起了一份报纸看了起来。我努力的想要忽视他的存在。但是……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一个空气是说话的。 顾远用他专属的饶有兴致的眼神看着我:“这么想忽视我,是因为讨厌我还是太在意我?就算都不是,我觉得我们还没有到这种连话都不说一句的地步吧。”顾远说话时还抢走了我的报纸。 顾远的存在感太强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忽视他,所以我干脆不忍了,我恶狠狠的抢回了我的报纸,然后对他说:“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比那还要恶劣。好好的把彼此当成陌生人不好吗?为什么非要缠着我不放?” 我刚问出这句话,刘老师就打开门走了进来。我只能收敛好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