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事后谈判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326章 事后谈判

“这算是威胁吗?”我问他。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如果你觉得是,那可能就是吧,”顾远压低了声音,“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顾远够直白,现在的意思已经不能更明显了,索性我也不再磨叽:“你还真是够坦白,既然你已经放开说了,那我也跟你摊牌。” 我拿起餐桌上的餐巾擦了擦嘴,然后才对顾远说:“我们不可能。”斩钉截铁,毫无余地。 顾远一开始就像没听懂一样,他听到我这话之后还反应了一会儿,然后笑容有些僵硬的问我:“为什么?能说一个理由吗?” 我认真的跟他解释:“我不否认我对你有心动的感觉,但是这并不足以我要做出什么选择,或者在生活和家庭中做出什么改变。顾远,我们都是成年人,准确的说是正在向中年迈步的成年人,所以你应该懂我在说什么。” 顾远笑了,带着自嘲的意味:“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还真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人当然都是会变的,”我看着顾远,“只不过我以为你对我的变化应该已经做好准备了,没有想到原来我的变化并不在你的预料之内,这还挺遗憾的。” 我嘴上说着遗憾,但是我心里并没有这么感觉,我虽然不知道我现在的变化是好是坏,但是我知道最起码我坚强了一些,不至于什么人都能轻易的伤到我。 人生的变化,现在谁都不能说是好还是坏,具体的情况只能等到我们老了,在生命的弥留之际才有资格说,我当时的选择,是对还是错,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能这么说,我同样的也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顾远会说出来这种话。 可能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顾远也停下了动作,认真的跟我解释:“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在说客气话,但是我还是很愿意得知你所有的改变都是因为我,这种感觉是另一种满足感。” 顾远的表情很严肃,看起来甚至有些神圣,但是这句话说的真是又坏又让人生气。 表情可以装,但是胃口不能,我立即就觉得面前的东西全部都难以下咽。准确的说,是从我面对顾远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有注意力能够分散在别的事情上了。 顾远看着我的表情问我:“怎么,这家的牛排不好吃吗?我觉得他家还算是不错的。” 顾远看到我现在的表现一定开心坏了,想到这儿,我觉得自己一肚子全是火。 我站了起来,用我最灿烂的微笑面对顾远,对他说:“可能是人不对,考虑到自己的身体健康,我还是先失陪了吧。” 顾远在我转身的瞬间拦住了我:“你这是觉得自己输了,又要逃跑了。” 什么叫“又要?” 我这个问号刚在脑子里收了过去,顾远就非常负责的给我解释:“像五年之前一样,一觉得自己在我这里落败了,赢不回来了就要用跑的,”顾远也站了起来,面对着我,“我对你来说,威胁性就这么大吗?” “有些东西,绕着他走,并不是因为害怕。”我恶意讽刺顾远。 顾远笑了:“但是你不会选择跟让你恶心的人睡,我这个应该没有说错吧。” 好,我认输,我斗不过顾远我认了,所以我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在这里跟顾远继续纠缠了。所以我没有再多说一句,直接就把顾远扔在这里走了出去。 顾远没有立即就追了上来,这样反而让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去哪里。我现在只能暗暗赞叹,几年不见,变得可不只是我,顾远的功力真是一年比一年见长,要不是不可能我都觉得顾远是不是专门去上了怎么对付我的课程。 不过我还不至于被这点预想之外的事情搞的手足无措。所以我索性就直接开始逛街了,我本来准备闲逛一会儿就回家去看爸爸。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在儿童用品商店外面遇到了顾远,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并不是一个巧合,但是顾远还要装作偶遇的样子,装模作样的惊讶了一下:“真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里遇到,我们已经是在儿童用品商店遇到的人了吗?” 我没有管他说什么,自顾自的买自己需要的东西,我倒要看看我一句话都不说顾远要怎么样往下接。 顾远看我不跟他说话,他也不再自找没趣,一直跟在我后面自己买自己的东西。 我拿着自己的东西去结账,顾远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了一边,我看着顾远的样子,突然就笑了。 “笑什么?”顾远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怒意。 我摇摇头:“没什么。”只不过顾远的这个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莫名的感觉可爱,也不知道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到底做了什么才能让人感觉可爱。 “这位先生,太太,东西装好了。”收银员把我们的东西都装在了一起。 我愣了一下,顾远对我说:“你刚刚走神的时候我就把账结了,走吧。” 我对收银员说:“我们并不是夫妻,麻烦你帮我把我们的东西分开。” 我刚说完这句话,就被顾远揽住肩膀给拉了出去。一出去我就挣脱开了,跟顾远有肢体接触的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赶紧对顾远说:“我买的东西多少钱,我会给你的。” 顾远抬了抬眉毛:“你给我又不能是正正好好的钱,还不如不给我,先这样吧。”顾远把手上的东西递给我,“本来就是给你的东西,毕竟是我们的儿子,还有女儿,你就不用客气了。” 与其在这里跟他拉拉扯扯,我不如就直接拿着那些东西走了,反正他也不在乎这点儿钱,我们没有必要把事情搞的这么麻烦。 “好。”所以我接过东西就走了。 显然,顾远并没有想到我会做出这种行为,他愣了一下的时间里我已经走了。 顾远没有追上来,但是我回头看顾远的时候发现他正在我背后看着我,我知道我回头一定会跟他对视,但是我还是回了头,就好像临走之前,不看顾远一眼我就觉得少了什么。 然而我最没有想到的是顾远的眼神,我以为他看着我可能是无奈的或者有点儿依恋的,但是我没有想到,顾远看着我的眼神是克制的。我可以理解男女之间的所有眼神,但是顾远的克制,让我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