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孩子这方面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338章 孩子这方面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还挺期待和顾远发生点什么的,但是突然被打断了之后,觉得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可能我还没有准备好真和顾远确定什么关系。★首★发★追★书★帮★ 说白了,今天的事情我也就是脑子一热才会这么做。如果搁到平日里,我是不会做出这种行为的,但是其实也说不定,因为在遇到顾远的时候,我总是会出现变数,很多事情都不是按照我预想的那个方向来的。 虽然这次是我冲动在先,但是我已经做好准备了,顾远需要什么,我就会给他什么,只不过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最后的结果应该不会改变。 他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不能什么都不为他付出,其实无论是什么样的一段感情里讲究的都是公平,如果只有一个人在付出,不管是付出多还是付出少的,哪个心里都不会平衡的。 而我和顾远在听到闹钟后就赶紧穿衣服收拾自己,然后匆匆忙忙的和顾远开车一起赶到了学校。 时间很正好,我们到的时候程不知和顾欣然正好一起从学校里面出来了,我把这两个孩子一一抱上车,顾远坐在主驾驶的座位上看着我们三个眼睛里充满了笑意,我突然觉得这个画面也挺好的,我们四个人特别像一家人的样子。 顾远把我和这两个孩子送到我家楼下之后,依依不舍的看着我,然后把我拽了过去,小声的问我:“小绿豆,你是不是太没良心了?刚才还说好要陪我要补偿我的,结果现在,这两个小不点儿都比我重要的多是不是?” 我看着这两个笑嘻嘻的小不点儿,对着顾远点了点头:“不过你非要比的话,你好像真的比不过他们两个。” 顾远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突然把我拽了过去,对着我的嘴用力的亲了一口。我听到我背后传来两个小鬼倒吸一口气的声音,程不知那个小兔崽子还喊了一声少儿不宜。 我被顾远放开之后,整张脸都涨得通红,我甚至都没有勇气去看那两个小鬼了。但是顾远跟我完全不一样,他骄傲的对我笑了笑,然后挑了挑眉,对两个小鬼摆手:“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什么,什么明天见?你赶紧走得了?”我对着顾远远去的车子大喊。 然后我背对着那两个小不点儿站了一会儿,等到脸上的温度散的差不多了,才转头对他们两个说:“不要学习他那种流氓的行为,那是不好的,知道吗?我们回家吃饭。” 程不知却笑嘻嘻的对我说:“我觉得顾叔叔做的没有什么错的呀,还有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如果真的谈恋爱的话,亲亲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你为什么要害羞?” “不是,我说你这些都是从哪儿学的,程不知你是不是生下来就是给我添堵的?” 我揪着程不知的耳朵问:“大人的事,你小孩子插什么嘴?还懂什么恋不恋爱的,而且,你这么狼心狗肺的好吗?你可别忘了,我和你爸爸还没离婚呢。” 程不知用力的掰开了我的手,从我的手下逃了出去:“你和爸爸离婚是早晚的事情,我知道你们一直都没有感情,所以我觉得早点分开也不错啊。而且你那么喜欢顾远叔叔,顾远叔叔也喜欢你,喜欢就直接在一起啊,为什么要弯弯绕绕的?” 我了真想把程不知的嘴封上,我赶紧对程不知嘘了一声,然后用眼睛瞄了瞄顾欣然。 程不知这才闭上了嘴。程不知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什么东西都说的特别坦白,而且接受能力特别强,所以我在跟他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避讳,但是现在毕竟顾欣然在一边,顾远是她的爸爸,而不是她的别人。 再加上她也见不到自己的妈妈了,现在只有爸爸,结果还和我在一起了,这应该会让他想得更多吧,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怎么想这么多的事情啊?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但是顾欣然好像知道我对着程不知嘘的这一声是为什么,她突然停了下来,看了看程不知又看了看我,然后拉住了我的手,跟我说:“阿姨,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说。” 我蹲了下来帮她理了理头发,然后温柔的问她:“怎么了欣然?想跟阿姨说什么?” 顾欣然说话的声音有些小,语速也有点儿慢,但是我还是听懂了她在说什么,她对我说:“阿姨,有些事情你不用考虑我的感受,我知道你是想不让我特别难受,也不想让我想什么别的,但是你和爸爸在一起我并不觉得难受。 程阿姨,欣然喜欢你,我也喜欢爸爸,但是我跟爸爸并没有什么特别深的感情,我有时候会觉得你比爸爸妈妈对我都好,所以阿姨做的决定我都会支持阿姨的。” 果然顾欣然就算说了她不会多想了,还是想了很多,我和顾远在一起这件事情虽然对她没有什么负面影响,但是已经是影响了她的生活。 我伸出手揉揉她的头发:“欣然,阿姨知道你喜欢阿姨,也知道你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但是阿姨和你爸爸这件事情并不是一时就能解决得了的,你这么小你也不该想这些事情。 所以呢,你现在还是好好学习,好好生活,每天过得开开心心的,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或者哪里不舒服,你都可以跟阿姨说,阿姨一定会帮你的,知道吗?这些事情你就先不要想。” 顾欣然乖乖的对我点了点头,我这才领着他们两个人回了家。 但是我刚到家,手机就响了,是曼曼来的电话,我看到两个孩子都没在客厅,而是回到卧室去写作业了,索性就开了免提边做饭边和曼曼聊天。 “我怎么觉得你这电话这么急呢,跟催命的似的,有什么事啊?” 我问完了问题之后,电话那头却很久没有声音,我喂了几声之后,曼曼才开始说话,她的声音严肃的就像是一个正在拷问罪犯的警察:“说!你和顾远怎么了?” 我的天呐,这件事情我们两个八字还没一撇呢,怎么别人都知道了,而且还传到了曼曼的嘴里,这是经过了多少个弯儿啊? 我跟曼曼打哈哈:“我俩怎么了没!怎么呀……谁跟你说什么啦,我俩什么事都没发生,你不要想太多,如果真的有什么事的话,我会跟你说的,你觉得我像是那种有什么事都不跟你说的人吗?” “你可太是了,程晓晓,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到底是你跟我主动坦白,还是等我追问到你家去?”曼曼的声音已经开始咬牙切齿了。 我硬不过曼曼,只能服软:“好吧好吧,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