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偶遇校草同学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366章 偶遇校草同学

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我到底在哪里看过这个名字了,所以我我不再去想了,我还是仔细想想这么有意思的线条是怎么构思出来的吧。★首发追书帮★ 如果是用刷子刷出来的,那么不可能除了笔触之外没有任何别的痕迹,因为这么大的画布一定是需要走动的,除非他没画一笔都会晾干了之后再继续画。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暂且不论他是怎么做到让一支刷子画这么大的线条还不断掉的,我只想问这么耗时耗力的做法到底是什么目的。 我相信没有人会这么的无聊和闲,当然有些时候我们对一个艺术品理解的不到位才会觉得一个艺术品无聊乏味,没有任何意义。 只不过我觉得如果是一个这么追求线条流畅度的人,怎么可能忍受这样的画不是一气呵成的。 我摇了摇头,因为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了,他到底是怎么样做到的,叶行之,叶行之……为什么这个名字这么的熟悉,是哪个国内的画家吗? 对了,这个作者虽然没有照片,但是署名竟然是中国字,这就代表这个作者一定是中国人了!发现这个问题以后我简直就要兴奋的跳起来了,这样的画家如果真的是中国的,那么这对于中国的美术界来说真的是一个惊喜了! 我太兴奋了,我简直就想冲过去问顾远一下,知不知道有一个名字叫叶行之的画家,中国美术界的惊喜我不想就这么错过。 我走远了几步,才想起我应该拍个照片留个念,或者说以后也好找一些。我站在离这幅画很远的地方,回头的瞬间,又一次的震惊了! 因为我一开始还以为这幅画只不过是一个大胆的色彩实验,虽然没有画什么内容,但是色彩实验已经是足够大胆了,更何况他的线条和色彩还做的这么棒,但是我现在离这幅画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并不是一副色彩实验,因为画上并不是没有内容的。 而且,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因为这幅画的内容我不能再眼熟了,近看的时候没有办法发现,但是远看我才发现,这幅画上竟然画着两只眼睛!一只眼睛里面倒映出来了另一只眼睛,而被倒映出来的眼睛,就是我曾经画过的,用来参加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入学考试的那幅画上画的眼睛。 虽然不敢承认,也不想承认,但是里面的那只眼睛,怎么看都是我的眼睛,这是没有办法都认得事实。现在的整个画面都让我呼吸一滞,我竟然觉得这幅画透露出来的,都是隐忍克制的爱,最恐怖的是,我能直接的,直观的感受到,这幅画的作者在对我表达爱意。 这个认知让我有些呼吸不畅,我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这样的一幅画代表着什么,虽然这让我有压力,但是我整个人都是兴奋的,因为我感受到了这种交流,这种久违的,只用画就能让我感受到他想表达什么,想说什么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战栗。 我往后退了几步,却突然听到了一声响,我吓了一大跳,转头一看,发现是我把我自己的照片弄碎了。我看到之后没有害怕,只觉得开心,这下我终于可以不用在作业展上展览了。 我兴奋的把自己的照片团了团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准备出去。但是正在这时我听到门口传来了声音,有人来了。 我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这种情况,所以我只能呆在原地不动。我本来以为进来人以后我会表现的手足无措,但是进来的人实在是让我没有什么紧张感,反而满满的都是惊喜。 我惊喜的对这面前这个穿白衣服的男孩打招呼:“校草同学,我怎么在这里看见你了?” 校草同学的反应先是惊讶了一下,好像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我,但是他惊讶过后有点哭笑不得的重复了一下我对他的称呼:“校草同学?”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因为我刚才情急之下竟然把自己每天在心里默默称呼他的称呼给叫了出来,这还挺羞耻的。 我不好意思对他说:“这个称呼好像不是那么的友好,要不然你还是告诉一下我你的名字吧,否则的话我可能每天都要在你心里叫你校草同学,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校草。” 我本来以为我说出这句话之后可能会缓解一点尴尬,但是校草同学在听到过这些话之后对我狡黠的笑了:“虽然,这个称呼听起来还挺……奇怪的,但是你还是叫我校草同学吧,你觉得我作为一个学生会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你吗?这样的话每次上课你提问的都会是我吧?” 我当然不能否认,他说的有道理,全班同学我只知道他一个人的名字,真的就可能在每次提问的时候都会提问到他。 “好吧,”我束手无策地对他笑了笑,“不过你到这里是干什么来了?我觉得能在这里碰见你还真的就是一种缘分。” 校草同学这才想起来跟我解释,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遇到:“我是到这里……学习一下?” 然后他看了看我身后的那些画,发出了感慨:“太有冲击力了!果然,近距离看murphy老师的画感觉就是不一样!” 我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具体不对劲在哪里我还说不出来,然后我听到他继续说:“murphy老师练习的作品都这么好,真正用心想要画出来的东西,恐怕价值连城吧。” 如果他背后这么说这个事情没有什么问题,反正我也听不到,但是他在我面前这么夸我,就让我觉得非常的诡异,我本来想回头打断他,但是一回头,我才发现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 我身后摆着两幅画,一幅是我刚才看到的那个巨幅画作,另一幅才是我自己的练习作业。照常理来说,第一次来这里的人,第一个看到的一定是那幅巨幅画作,而不是我这个,简简单单的练习作业。 所以我试探的问:“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他对着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没有啊,程老师怎么会问这个问题?我看起来像能经常来这里的人吗?” “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记得想要进到学校里头是需要学生证或者身份证明的。”我说完这句话,就眼尖的发现,他的脖子上挂了一个学生证。 让我感觉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因为我隐约的看到学生证上的名字是叶行之!

下一篇   第367章 揭开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