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揭开谜底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367章 揭开谜底

这个发现真是让我毛骨悚然!我只写他的学生证问他:“你……” 我本来想好好的问问他,但是说了半天也只说了一个“你”,然后就怎么也说不下去了。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他看了看自己的学生证,然后问我:“程老师,怎么了?” 他看到我的眼神是粘在学生证上的,所以拿起了自己的学生证对我说:“你都不知道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管理有多严,要不是借了一个学生证我连进都进不来。” “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他的回答之后,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是有一种失望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他点头:“没错,这是我认识的一位前辈借给我的,他以前就是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学生。” 原来校草同学认识这个叶行之,我兴奋的指着这幅画问他:“所以你以前是见过这幅画吗?我看你进来的第一眼看的不是这幅画,而是我……murphy的那副练习作业,按照常理来说明明是这幅画更吸引人,所以你以前一定是见过这幅画吧?” 校草同学看到我的表情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乐了,笑了半天,而且是特别开心的那种,就像是什么生平的夙愿被实现了一样。 我有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笑成这个样子,所以摸不着头脑的问:“你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眼睛里全是笑意,嘴角也是收不起来的弧度,然后对我说:“因为我知道他这幅画的创作过程,你是不是很怀疑他是怎么创作的?” 听到校草同学问了这个问题之后,我赶紧点了点头:“你都不知道我想这个问题想了有多长时间!这么大的一幅画,他是怎么做到线条这么流畅的?所以我猜他可能是用了某种材质比较特殊的刷子,这样才能把油彩铺的这么连续不间断,要不然他总不能画一笔就等干一次……” 听到我的分析之后,校草同学笑得更欢了:“老师,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既然大家都说画画用的东西材质是不限的,什么东西都可以用来画画,那也就说明不只是画布是不限的,画笔也是。” 校草同学指着那幅画对我说:“我猜你在想他到底是用什么东西画的这幅画的时候,一定会想过为什么没有留下什么别的印记,所以……” “身体!”我大叫出声,“他是用身体画的这幅画,所以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身体的印记,因为每一处都是身体的印记!” 校草同学点了点头,表示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我兴奋的捂住了嘴:“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竟然能见到这种作画方式,我说油彩怎么会那么均匀,甚至都没有刷痕,原来是身体!” “我的天哪!这幅画的艺术价值太高了!”我激动的抓着校草同学的手,“校草同学,我有一个请求,请你一定要让我见一见这位叶行之,一定!” 我现在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当时我在佛美的老师见到我之后会那么激动了,因为我现在的心情简直就跟他一模一样,我可能发现了一个人才,一个人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天才。 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或者说是一个没有被人看到过的星星,我想让这颗星星闪闪发亮,然后被所有人铭记,这将是一件非常非常的令人激动也令人自豪的事情。 我对校草同学说:“你一定要帮我转达,我想见他一面!而且我会无条件的帮助他!” 我可能太激动了,我意识到我此刻用的称呼都是我,这对于校草同学和叶行之来说,都太没有说服力了,所以我把murphy的名字搬了出来:“而且我认识murphy,我会让murphy来帮助他。” 我指着墙上的这幅画说,“你也是学美术的,你也知道这幅画想表达的情感到底是什么,我相信他是不会拒绝murphy的。” 校草同学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了起来,有点进退两难的意思,非常迫切的抓着他的手问他:“求求你,帮我这个忙好吗?我觉得你的这个朋友真的可能是一个天才,我们不应该让他就此没落。” “我们国家美术界需要他,世界的美术界也需要他这样的人,如果他真的一生都籍籍无名的话,那是有多么可悲和遗憾的一件事情。” 校草同学可能被我的迫切感染了,然后对我说:“我会试试的,但是什么结果我可不敢保证。其实你可以想想,他是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读过书的,按理说如果想要什么东西的话,现在早就应该心想事成了,但是他现在还是没有什么名声,就代表他想要的可能不是这个。” “老师,您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了。”校草同学对我说,“不过我该尽的努力我还是会尽到的。” 我激动的点了点头,事情有希望就有商量的余地,我现在甚至想上前拥抱一下校草同学,但是我刚张开双臂,我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顾远和季凯木的声音。 然后顾远就走了进来,他的表情有些沉重,但是在看到校草同学的那一刻,表情马上就变为愤怒,他一下子把我拉了过去对我说:“我们应该走了。” 现在的顾远很让我欣慰,他竟然没有上来就对着校草同学一顿乱发脾气,而是选择了克制,所以我自然也会选择给他面子,我牵着顾远的手跟着他走了出去,临走之前没有忘了和校草同学说再见。 顾远拉着我的手走了出去,季凯木在门外站着,他向门里看了一眼,问我:“里面有什么人吗?怎么呆了一会儿才出来?” 我点头跟他解释:“遇到了一个……来参观的学生,我们走吧。” 其实我想说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但是说这件事情解释起来还是蛮费劲的,所以我就把这句话简化了,季凯木打开了门看了一眼,然后突然笑了。 我和顾远都被他笑得莫名其妙,我不解看着季凯木:“怎么了?” 季凯木把手放在顾远的肩上,然后郑重的对顾远说:“中国有句话叫做路漫漫其修远兮,”季凯木叹了口气,“你未来……不会太轻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