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谈笑风生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393章 谈笑风生

顾远皱着眉头,然后对我说:“以后我再也不会领你来这种地方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个被人枪击的企业家了。★首★发★追★书★帮★” 我忍不住叫出声:“第四个!” 顾远点了点头:“没错,但是不局限于清江,这四个人没有任何的关系。凶手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任何的迹象,不知道是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往哪里去,现在真的是人心惶惶。” 顾远抱着我说:“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领你来到这种地方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听到这话从他的怀里挣了出来:“现在是谁更危险?四个企业家!这件事情你怎么没有跟我说?我觉得现在应该担心的明明就是我,你怎么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 “我只是怕你担心,”顾远苦恼的说,“而且,好多人都说这个人是专业杀手,如果他盯上谁,那绝对是不死不休,而且就算是他没有成功,那么下一个就会来,这种事情着急是没有用的。” 杀手吗?顾远这么一说我才觉得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普通的人是不会有那种气场的,做到一靠近就能让人颤抖,这是用多少人命才能堆起来的东西。 想到这,我突然觉得,他没有杀掉我真是一个奇迹,因为对于这种人来说,杀掉一个人已经不算是什么了,把子弹射进我的胸膛对于他来说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 我打了个冷战,然后对顾远说:“这里也没有我们什么事儿了,我们先回家吧。” 顾远马上就同意了,他把我送回了家,我没有拒绝。顾远感觉我的态度不太对,然后问我:“晓晓,你怎么了?是不是被吓到了?” 我总不能说我是被凶手吓到了,这会让顾远疯的,所以点了点头,用开玩笑的语气对顾远说:“毕竟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死人。” 顾远瞪了我一眼:“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开玩笑,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 没心没肺?这就叫没心没肺?那我刚才忍不住和那个杀手开玩笑是不是疯了? 好吧,我承认我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顾远把我送回了家,我开门的时候他非要跟着我进去:“我不放心,必须陪着你。” 我本来没有什么异议,但是我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总觉得那个杀手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我。 所以我赶紧制止了顾远:“我都说了我什么事儿都没有,你不用这么担心的。我拒绝你用这个理由住进我家。” 顾远解释:“我还没有无耻到这个程度,我是真的担心你,你一向嘴硬,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什么事儿都没有?” “我真的没事儿!”我好声好气的安慰顾远,“我确实嘴硬,不过我在这种事情上有什么嘴硬的?害怕就是害怕,没有事儿就是没有事儿,你是我的男朋友,我没有什么瞒着你的必要,对不对?” 这是我第一次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顾远被我说的晕晕乎乎的,他的表情缓和了许多,我继续说:“你先让我自己住吧,如果我这么害怕我就去你家睡好不好?” 顾远听到这句话以后,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是说服不了我,所以只能放弃了:“好吧,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给我打电话。什么时间都要,好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顾远把车开走了我才回家。 我疲惫的上了楼,进了屋子之后我刚要开灯就听到了一个声音:“不要开灯。” 我一下子就僵住了,而我第一反应就是幸好没有让顾远上来,要不然目前的这个状况真是不好处理了。 我不敢回头,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就这么站着,然后我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我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闭着眼睛转了过去。 “我闭着眼睛的,你放心,我看不到你。”我对他说,声音异常的颤抖。 他轻轻的笑了起来,走了过来把我拉到了沙发前让我坐了下来,他可能是倚在对面的墙上,也可能是靠在桌子上,他对我说:“就这么闭着眼睛吧。” 其实我感觉他没有必要让我闭眼睛,因为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他的长相是什么样了,虽然我那个时候已经看过他的脸了,但是我现在只记得他是锋利的,气质是,脸可能也是。 “你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他说。 正常人说这句话应该是夸人的,但是这句话从一个杀手的嘴里说出来我还真的不太确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毕竟我还从来都没有跟杀手这个职业的人打过交道。 “怎么说?”我问他。 “我遇见的人,只要是女性,面对我的时候我只听过她们的尖叫,”我感受到我旁边的沙发塌下了一块,他坐在了我的身边,“你是第一个能够跟我交流的女人,虽然你的声音一直是颤抖的。” 其实他的普通话并不是特别好,听上去像是一个中国话说的还不错的外国人,不过仔细听还是能够听出来生硬的。不过我没有必要把他分析的那么透彻,我知道的越多对我来说就越危险。 我知道他这是开玩笑,但是我真的是笑不出来。他扫兴的叹了一口气:“拜托,你应该笑一笑的。” 我扯了半天嘴角,但最后扯出来了一个带有歉意的笑容:“对不起了,这种情况下我可能是笑不太出来了。” 他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是我的错,不过你笑起来应该会非常美。” 他的手抬了起来,然后我感受到他用手在我的睫毛上轻轻的扫了扫。 “你的睫毛真长,竟然和欧美的女人一样长。”他惊叹。 我的眼睑颤抖了一下,然后我终于笑了,发自内心的那种。这个人虽然是杀手,但还是有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啊。 “因为我刷了睫毛膏,”我对他解释,“睫毛膏你知道吗?就是一种刷上去可以让睫毛变得又长又密的膏体。” “听上去挺有意思的。”他说。 下一秒我就感受到他伸出手在我的睫毛上用力的揪了一下,他惊讶的说:“真的是。” 我的睫毛根部有点疼,但是却还是笑了出来,和一个杀手在家里谈论睫毛膏,这种事情是不是太过匪夷所思了?是我疯了,还是我面前的这个杀手先生疯了? “不过你真的漂亮,罕见的漂亮。”他对我说,“眼睛最为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