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改观 - 我曾爱你如生命

第430章 改观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矛盾的地方,这其中包括叶清运,而且尤其是他这么一个复杂的人,当然有比我们要更加矛盾的地方,但是我不知道旺哥说的这个矛盾指的是什么? 我问旺哥:“那你觉得叶清运这个人的主要矛盾在什么地方?” 旺哥的表情变得有些惆怅:“这实在是太多了,我觉得一般人不能理解他的这些矛盾,但是我说一个你应该比较疑惑的地方,我觉得你是特别看不上他这点的。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你一定非常疑惑,他为什么认真用心的画每幅画,但是最后还会把自己的画像像是不尊重一样,都卖给别人。”旺哥问我,“你是不是对这个非常抱有疑问?” “没错,但是我已经不止是疑惑的程度了,我最讨厌他的这一点就是,他不尊重自己的作品。我觉得一个艺术家最首先要有的一个精神就是敬畏,不说你想表达的是多么负面多么绝望的内容,但是你对自己的作品一定是有一种神圣的敬畏的精神,你不能像一个不懂事的少女,生了孩子之后就把它扔了,给别人养,这太不负责了。” 我一直想说,我不能在旺哥面前批评叶清运,但是旺哥既然已经这么问了,那我也不用再忍着了。而且看来旺哥一开始对这方面也是非常疑惑的,要不然他不会说我最讨厌叶清运的应该也是这一点。 旺哥听到我的抱怨之后笑了:“你说的这些我都理解,而且你说的都对,没有一个创作者是对自己的创作不喜欢不尊重的。” 我在听到旺哥同意我的观点之后,还挺惊讶的,我还以为旺哥对叶清运的这个方面没有什么质疑的地方,但是现在听他这么一说,看来旺哥也不是很喜欢叶清运这一点。 “所以,”旺哥说,“他那个就不是不尊重。” 呃?旺哥虽然话锋一转,但是我竟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说服不了自己,所以我直接问他:“那你说是什么?如果不是不尊重的话。” 但是旺哥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先跟我举了一个例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人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就是在你特别喜欢一个东西的时候,你会对他有一种毁灭的欲望。” “就好像有个人喜欢小奶猫,有人喜欢刚出生的黄色的毛茸茸的小鸡,但是你在面对他的时候,你总是想用力的去揉它,去捏它,如果你不是有理智的话,你都不确定你那个力气会不会大到把他们捏死。” “可能你自己感觉不到,因为你可能没有过这种经历。但是你可以这么理解我的意思,就是你在喜欢一个东西的时候总是想要让他疼,比如说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想咬他一口,这种情况有没有?” 好吧,这条说中了,上面的那两条我也有过,所以我诚实的点头:“有。” 这就是自我保护机制,你自己可能察觉不到,但是你的大脑会下意识的控制你。告诉你,你不能这么喜欢一个东西。 “可是你不觉得这太扯了,因为不能喜欢自己的作品,把自己的作品卖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这只不过是一个类比,”旺哥说,“我主要想告诉你的就是,因为人会自己保护自己,所以我们可能会做出一些跟自己意愿相反的事情来。这才是我真正想说的事情。” “你有没有想过,以叶清运那样的水平和资质,他想出名简直太简单了,但是他这么多年都没有出名,你想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是不是有可能他是有些原因不能做这个职业的,所以不能让他自己太喜欢太沉迷于这个职业。” 我不得不承认,旺哥说的这个理由确实有点说服我了,所以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叶清运是有苦衷的。 不对,如果他真的有苦衷,为什么还会选择和宜画集团签约,签约就代表他会用自己的名字卖自己的画,所以这样就又说不通了。 我把这个疑惑对旺哥说了,旺哥给我解释:“那这就代表他并不是因为外在的原因,家庭或者是什么别的不能做这个,而是自己内心的原因,况且他虽然跟我们公司签了约,但是你真的觉得他打算交什么作品吗?” 旺哥说的对,反正我至今见到过的他的作品,确实没有一个是他的名字,真是一件非常诡异也非常可悲的事情。 叶清运明明有那么强的实力,那么高的水准,但是不能用自己的名字来发表自己的作品,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非常严重的打击吧。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坚持自己的创作,也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旺哥不愧是最理解叶清运的人,我竟然被旺哥这段话彻底说服了,所以我现在想到叶清运这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最先想到的不是他有多么的讨人厌了,可是他有多么部的身不由己。 “可是你为什么觉得这幅作品是他在求救呢?”我问旺哥,“你有没有看出来他这幅画最里面的那个眼睛是murphy很早期的一个作品,虽然说这幅作品好像是很保密,但是我觉得现在网络上的还是什么地方应该已经流传开了吧。” 旺哥听到我这句话之后,点了点头:“我当然看到过,我刚才看出来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murphy见到了这句话的话会是什么感受?会不会觉得画了这幅画的人到底有多么渴望他的救赎。” 我的天呐,我真的没有感受到他所谓的救赎:“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说的这种求救,我觉得这更像是一种表达爱意的方式,眼睛对着眼睛的直接传达。” 旺哥听到我这句话之后,严肃的摇着头,他把我拉到了这幅画的面前,然后扶着我的肩膀,在我的身后认真的对我说:“现在你站在这幅画的面前,想着我刚才跟你说过的叶清运的苦衷和为难,你想一想他人性之中存在的纠结和矛盾,你带着这样的想法,再去好好的审视这幅画。” “如果你还有更足够的能力的话,你分析分析murphy那幅画里原本想表达的内容是什么,你想一想,如果真的是表达爱意的话,为什么要挑选murphy同样痛苦和纠结的一幅画来表达自己的爱意,而不是她画的那些美好的东西。”